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MOP】Who am I(04)

04


首先我需要打开档案室的门,它平常是锁着的,在我的工作时间达到指定标准后会自动打开。但这几天这扇门的定时开启功能失效了,应该是首领设了新的程序。

也许我真是做得太过火了。毕竟哪位同僚会在自己被拆了之后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与强拆自己的炉渣用平和的语调交谈呢,这未免荒谬。

而作为肇事者,我应该冷静地等待受害者气消,等他愿意主动见到我的时候,再试图用耐心细致而饱含歉意的声调对着他倾诉自己内芯几乎将要倾涌满溢而出的——

我CPU中突然浮现的词汇使我莫名悸动。而我意识到自己无法违抗它。

我身边的每一样物品都存有首领的气息。左边是摆放在地上的高高一摞数据板,他曾经小心地协助我放到架子的顶层;往右仰头能见到那盏小灯,首领曾经踩着钢凳亲自换上它。于是它在黑暗中发出柔和的光辉,正是因为这光辉,我的内芯才变得如此——这个词语可能稍显怪异——温情。

我举起钢凳朝着档案室的门猛力一砸,它撞击在钢铁门扇上发出“咣”的沉闷回声。在我重复这暴力而机械的动作十数次的时候,这扇门的右侧才小心地冒出一团淡淡的黑烟,一块隐蔽的合金板缓缓移开,露出一排浅黄色的按钮和一个位于它们上方,面积更大也更为明显的绿色开关。

我不假思索地扳下。

于是我听见背后的数据板架移动发出的刺耳摩擦声,在这折磨人的尖利声过去之后,随之而来的数据板倒塌声就顺耳多了。我转过身看着那狼藉的景象,烦躁地对自己一片迷蒙的光学镜进行调焦。

炉渣,管它的。

按下的第一个黄色按钮成了悲剧的开端,我险些被正上方轰然坠落的一个崭新钢凳砸中。这带来的好处是,我再也不用愁砸扁钢凳后应该用什么继续执行我的计划。没准我头顶上就是一个钢凳室?

在我完成所有尝试后,又一块精致的合金板徐徐打开,终于显现了一个上书“OPEN”的红色按钮,我谨慎地观察了它,记录下了它的半径,算出了它的周长。

我按下它的时候如释重负地听到开门声。

——

走出档案室,我试探着向“❤OP❤”的通讯波频发了个短讯:你在哪儿?

我没有想到他会回话,而且速度颇快,首领回复:外出,一些……嗯,乌合之众制造了些小麻烦。

我刚想发个关心的表情以示忠诚,但首领很快再度发讯:你在档案室好好呆着。最近几天没来看你,很抱歉。别乱跑,千万别乱跑,别从档案室里出来。

我没有办法抑制自己内芯的激动,真想找个广袤而又无边无际的地方狂奔,如果可以,我还想在狂奔的同时大声吼叫。首领没有生气也没有闹别扭,这真是个好兆头,天大的喜讯!

所以你没有闹别扭?在那件事情之后?

狂喜使我失去理智,我在三个塞秒后才意识到自己发送了一条多么愚蠢的信息。

作为领袖我需要保持宽广的胸襟。首领回复,我想与你好好聊聊,但现在不合时宜。等我回来。

我郑重地编辑了一个“遵命”表情,结束了通讯。


TBC


评论(7)
热度(19)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