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DC】【超蝙】[不义联盟平行时空] 线的另一端

假如老爷终结不义不是靠寻找平行世界的正义联盟,而是另一种更为极端的方式。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

——这就是本文的源头。


——



天空是灰暗的,阴沉的云彩聚集成一张张颓丧的脸。所有人都低着头默哀,在被白色的花卉所围绕的广场前站着身着教衣的神父,他低沉地念着悼词,眼神中满含悲伤。

“被天父,至高的神灵眷顾的灵魂——你受天使指引去向天堂。愿圣洁之水洗涤你的污秽,愿上帝之光陶冶你的思想。愿你在天堂永乐——安息。阿门。”

“阿门。”

“克拉克……”玛莎用手捂着脸,悲痛的哭声从她的手指缝隙间传出。她是唯一一个跪在墓前的人,其他人都和神父一样,维持着一段肃穆的距离。

“请您不要悲伤……”戴安娜在玛莎身后轻声说,“我相信克拉克现在一定正在看着我们。他不想看见您的眼泪。他只希望您平安快乐……”她的手抚上腰间的真理之索,死死地攥紧拳头,“——我发誓,我会和其余正义联盟成员一起,把蝙蝠侠捉拿归案——我们要让他付出代价。”

玛莎没有停止哭泣,她仿若失去了生活中心,整个人都空荡荡的。只有她正念叨着的过去才能把她填满。她在坟前絮叨着克拉克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超能力,她还说到在那之后重建农场花了一段时间,但是很快乐……无数原本应该充满欢乐的记忆在此刻成为悲伤的燃料,它使灰暗的天空更加灰暗,即使是闪耀的星辰也见不到光。

今日是超人克拉克·肯特的葬礼,同时,它也是对蝙蝠侠布鲁斯·韦恩拘捕令正式施行的第一天。

他杀了超人,蝙蝠侠在正义联盟成员的面前亲手杀了他。

 

戴安娜永不能忘记那一刻。闪耀着绿色光辉的氪石子弹穿透了超人的胸膛。钢铁之子在向蝙蝠侠呼救,他在恳求蝙蝠侠救他。戴安娜听见卡尔说到了露易丝,他充满希望地谈论他们的未来,他说到露易丝怀孕了……他在说出“孩子”这个词的时候鲜血开始从他的口腔中溢出,他的视线开始涣散,他开始口齿不清,任何人,只要他还有那么一部分身为人类,都无法对这凄惨的状况视之不理。然而冷血的蝙蝠做到了。他端起枪支,疾风扬起他黑色的双翼。在一声悚然的枪响过后,卡尔·艾尔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席卷她全身的第一感觉不是愤怒,而是畏惧。虽然神奇女侠从不畏惧,亚马逊的公主一项锐不可当。但她在那一刻确确实实对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产生了畏惧。她畏惧他的冷血,热情的亚马逊无法容忍这刻骨的冷漠。她知道蝙蝠侠内心深处有一条线,那是他的准则。她想她会永远记得跨越这条线后蝙蝠的样子。

——生无可恋的悲哀,刻骨铭心的厌倦。

在一阵浓烟后,蝙蝠侠失去了踪迹。韦恩庄园一夜大火焚尽,所有资产蒸发,就连公司也空无一人,被辞退的不仅仅是员工,被辞退的是整个韦恩家族。

 

“如果蝙蝠侠要躲避我们的追踪,除了掘地三尺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办法能找到他。”神奇女侠看着她正义联盟的同伴,双目战意凛然,“哈尔,巴里,你们和我负责地表搜索。维克多搜寻地面之下的掩体,特别注意那些被屏蔽的不能透视的区域——很有可能蝙蝠侠就藏在那儿。亚瑟负责海洋区域——调动正义联盟剩下所有的成员,按照需要分配。务必把他找出来!”

“……说实话,”闪电侠轻声说,“……我还是不能相信布……蝙蝠侠会杀死克拉克。他们可是世界最佳拍档……蝙蝠侠也肯定知道露易丝怀孕的事,到底是什么让他做出这种事?这……这一点都不像他的作风。”

“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神奇女侠冷冷地看着他,视线像是实体的冰锥,一下子冻结了巴里的口腔。这充满敌意的口吻简直就是一个干脆的“闭嘴”,“我抱回了他的尸体,闪电。我甚至知道那子弹是怎么穿透他——杀死他!只是我来不及救他……你永远不会明白‘无能为力’到底有多痛苦。而蝙蝠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她面向众人,说道:“现在开始行动。”

很快瞭望塔内只留下钢骨和他分析时电脑的工作声。

 

此时的大都会。

露易丝·莲恩在房间内看着她和克拉克的婚礼大合照。即使被裱在相框内,隔了一层玻璃,伴郎的身形也格外瞩目,微笑着的布鲁斯·韦恩。他站在克拉克身旁,嘴角略微弯起。莲恩看了一会儿,猛地把相片摔在地上。伴随着刺耳的碎裂声而来的是腹部生命神秘的悸动。她喘息,过了五分钟后她起身坐到镜子前,穿衣,扎利落的辫子,描浅黑色的眼影,化上淡妆。她带上了她的笔记本和照相机,还有必不可少的原子笔。

“肯特夫人……呃,超人夫人……?”门口的重装士兵拦住她。

“让开,”她的眼神平静,“我要去找杀我丈夫克拉克·肯特的凶手。别挡我的道。”

“抱歉。”士兵在门口站了个军姿,“我的义务是保证您的安全。我不能让蝙蝠侠或是别的什么威胁到您的安全,所以……”

“如果他要来,你根本挡不住。”莲恩显露出星球日报首席记者的架势,“让开。否则我就说你试图伤害我。你会以刑事犯罪的罪名被告上法庭,因为我的特殊身份,你将不能获得保释。”她看着他,“希望你别做傻事。”

士兵眼神坚决,“如果您非要这么做,请您让我同行。”他转过身给她看背上的冲锋枪,“如果有特殊情况,我可以保护您。”

莲恩沉默一会,“好吧。”她说,“那你和我一起走。”

 

“他会躲在哪儿?”哈尔对着巴里抱怨,“你知道他可能在任何地方——天空海洋陆地,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是他的藏身处。如果有可能他甚至能把一个厕所改造成电梯,底下通往他的秘密基地。”

“我不知道。”巴里转头看他,他的眼睛很蓝,但是又不同于超人。超人的蓝色夹杂着坚毅和责任,但闪电侠的颜色则更为明朗。他能永远是那个坐在汉堡王内吃着薯条啃着汉堡抱怨番茄酱量太少的普通人。“哈尔?”他问,“你真的相信……蝙蝠侠杀了超人?”

“我……”哈尔停顿了一会,说:“我觉得……有可能。”

“哈尔?!”

“听我说巴里,”哈尔看着前方阴沉的天空,手指上的绿灯戒指正莹莹发亮,“我们都不够了解蝙蝠侠……我们都不够了解他。我们不知道——即使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理由——或是准则,但我们并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他曾设立计划来打倒我们以防万一我们出了什么状况……我不知道,巴里。他看起来就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他冷静、自制,没人能打破他的面具融化他的心。……也许这次他觉得超人有件事做得越界了——或是……他完全有可能这么做,巴里。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所以我们要在他做出另一件事之前找到他并且阻止他。”闪电侠加快了速度,绿色荧光从空中赶上,两道弧线消失在了地平线远处。

 

——这是一场大搜捕。唯一一场直面世界,大张旗鼓,而且是针对蝙蝠侠的搜捕。然而即使如此,这依然是一场失败的搜捕。所有行动都无一例外白费力气。蝙蝠侠像是空气一样消失了。与之相对的是哥谭内死一般的寂静。沉默而不同寻常。

 

“超人死了。小蝙蝠不知所踪。”小丑把玩着手里的尖刀,当他带着小丑面具的一个手下走近小丑将那把刀插进了他的眼睛。他惨白的脸庞和鲜红诡异的笑容在喷溅到他脸上鲜血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狰狞可怖,“没准是时候找露易丝·莲恩了——虽然由我停止她的心跳显得格外没趣,但是——没办法,有时候你就是需要接受一个不怎么happy的ending。”

他瘦长的身躯和深紫的西装隐没在黑夜里。他是所有人的噩梦。

小丑在哥谭的地铁站上了车,深夜的地铁站空无一人,所以他的小刀、酸液还有其他那些有趣的小把戏都没了施展余地。他在头上戴了高脚帽,为了防止地铁监控拍到异常他还拿了张报纸遮脸。但这并不妨碍他打量四周。他正在前往大都会的路上。而很快将到来的毁灭让他兴奋得微微颤抖。小丑并不是个杀人狂——至少他自己不这么认为,他只是比常人更懂得杀人的艺术,以及沉溺其中享受的乐趣。

小丑在下车前把稻草人的恐惧毒气放到了驾驶舱,当走出不远后他满意地听到猛烈的爆炸声。他看到地铁站火光暴起,片刻之后他咧开了嘴笑得癫狂。说实话小丑有点可惜稻草人的恐惧毒气就这么被用掉,它本该被用于更恢弘的场面——本该被用来——哦,蝙蝠侠,他总是懂得如何提前摧毁一场游戏的乐趣。即使是现在小丑也没办法把他和布鲁斯·韦恩联系起来,但这奇诡的组合确实挺合小丑的胃口。

——他对自己的对手感到满意。

克拉克·肯特和露易丝·莲恩的住所并不难寻。发生了这么高调的爆炸新闻之后,要打听他们的地址并不是什么难事。小丑在一具还有些温热的尸体脸上把刀刃上的鲜血擦干。当然他早就画好了涂鸦:那是小丑的标志笑容。

 

嘎吱——嘎吱——

皮鞋在楼梯口轻微的响声。

嘎吱——嘎吱——嘭!

重物撞到墙的声音。

漆黑的蝙蝠张开双翼,迅猛而疾速的袭击在经年累月的磨练下显得十分驾轻就熟。小丑的双手被拷了起来。然而蝙蝠侠的目的不仅仅是这些,他将小丑被拷紧的双臂抬高,猛地扭过头顶。

咯啪——

小丑在惨叫间隙喘息着发出他瘆人的笑声。它在空荡的房间里回荡,沿着墙壁反射回耳膜,引起令人心颤的振动。蝙蝠侠松开手后小丑瘫倒着趴在地上,他的双臂扭曲着,微微地发着颤。

“哦哈——你这次下手可不轻。”小丑着迷地看着蝙蝠侠在半透的微光中露出来的瘦削下巴,“你冷酷无情,毫不犹豫……但我就爱死了你这副样子。”他把左脸贴着地面,地毯上的毛毡刺着他的脸颊,有点微痒的舒服,“我不能指望你把我送回阿克汉姆,因为你杀了超人。”小丑哼哼,“——我的小蝙蝠杀了超人。现在他和我一样是个通缉……”

“我劝你最好闭嘴。”蝙蝠侠的双目冰冷,惨白的目镜在夜里带着恐吓的疾风。“不然我会折断你的左腿,而你的右腿则看我心情。——当然我现在心情很糟。现在告诉我,”他凑近小丑,粗糙的如同沙砾的嗓音压得低沉而充满威慑力,“——你把露易丝藏在哪儿了。”

“什么?!”小丑惊叫,“……我以为你已经找到了她。”他转了转眼珠,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你也想杀了她对吗?在你杀了超人之后你想斩草除根。你想毁掉他的一切!”他克制不住地大笑起来,歪咧的猩红嘴唇渗出鲜血,“就和我想做的一样……真有趣。”

“我说,”蝙蝠侠抬起小丑的左腿,“你把露易丝·莲恩藏在哪儿了?”

“我发誓我真的不知……”

“我不相信你,小丑。”蝙蝠侠看着他,言语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憎。“你是个杀人犯,虐待狂。你没什么事做不出来。你是个十足的反社会分子,令人恶心的罪犯。现在,露易丝在哪儿?”

“小蝙蝠,偶尔你和我之间也需要点……啊啊啊啊——!!”小丑惨叫起来,他的左腿无力地歪斜在地毯上,原本精明的目光开始一点点地涣散。而蝙蝠侠的目光始终如一,惨白的目镜之下是铁一般的狠辣。

“如果你要找她的话,她就在这儿。回来补个妆。”门口处传来的露易丝的声音让蝙蝠侠抬起了头。肯特夫人走过来,步伐坚定,她在接下来的三十秒之内有力地扇了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克拉克的挚友——他的伴郎一个耳光。

“露易丝,我……”

“啪!”又一个。但是挨打的人毫无反应,打他的人眼眶却迅速地红了——仿佛她才是被打的那一个。露易丝死死咬着嘴唇不想让哭泣声从她嘴里漏出来,然而一切都徒劳无功。她还是在仇人面前发出了哭声。除了哭泣之外她没有对蝙蝠侠说一句话。

“露易……莲恩小姐。”蝙蝠侠的声音只有瞬间弥漫上内疚,旋即就被冷硬替代了,“我来这儿是为了保证您的安全。在超人公布身份之后会有人来找你麻烦。我知道正义联盟会提供帮助。可您腹中的孩子必须要保证安全……他是未来的氪星之子。”

“所以你来了?”露易丝拎起提包砸在他脸上,但在坚硬的装甲保护下这行为产生的实际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蝙蝠侠没有躲,神色也没有一点变化。“——你在亲手杀死了我的丈夫之后宣称要来保护他怀孕的妻子?!”

“我得把他带走。”蝙蝠侠越过露易丝·莲恩,拉起已近昏迷的小丑,把他背在背上,“再见,露易丝。”

“你以为你还走得了?”露易丝看着他,“这儿到处有监控和守夜者。正义联盟会很快赶到。”

“我会死的。”蝙蝠侠临出门前低语,“但不是此时此刻,更不是此地。我会在行动之前解决麻烦,这是我的专长。……我想过所有的解决方案,只有这一个结果最终有解。你们会恨我,追杀我,但你们会活下去,你们剩下的所有人都还会是现在的样子。而我总会死的。”他喃喃道,“我总会的。”

蝙蝠在黑夜中展翼远去。次日清晨,在哥谭人流量最多的街头横陈着最穷凶极恶的罪犯小丑的尸体。同时在哥谭对蝙蝠侠的搜捕达到峰值。正义联盟成员近半数都在那儿。当日下午2时,从大都会超人的墓地发来来自蝙蝠侠的短讯。他约神奇女侠在墓前会见。单独。两人。而这个要求最终协商为,20米外有狙击手、重枪部队及正义联盟其他成员待命。蝙蝠侠几乎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于是军方派出了比协商条件多出数倍的兵力,毕竟对手是前联盟副主席,奸诈狡猾善于伪装的杀人犯。

神奇女侠点头的那一刻,天空开始下起细碎的小雨。

 

超人的墓地依然如旧。肃穆而寂静的氛围,周围的白花随风轻摇。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跪在墓前,他不知从哪儿翻出了那一身伴郎的西装,没有装甲,没有面具,只有他被岁月消磨得瘦削而苍白的脸颊。

“我知道你听得到,戴安娜。”布鲁斯轻声重复,“我知道你听得到。现在距离我发讯给你过了一分钟。那些家伙已经在赶过来了。而我不想躲。”他微笑着说:“因为我累了。

“你也许会疑惑于我的做法。为什么要杀死克拉克·肯特,那个即将拥有自己的家庭,过上幸福快乐生活的小镇男孩——超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我都不可能有杀死他的动机。”他的声音平静,“——然而我有。因为我嫉妒他。我恨他拥有我所没有的生活。我心胸狭隘,内心阴暗不堪。像我这样的‘双面人’比哈维更应该受千夫所指。但因为我实在受不了良心煎熬,所以,你可以在下午两点前前来收走我的尸体。如果你现在就想赶到,没关系。”他轻声说,“没关系。但请你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还有些事情要做。我求你,戴安娜。我唯一一次的请求,就算是为我从前做的微不足道的贡献的那一点小小的报答。我求你。”

蝙蝠侠等待了一会儿,从腰带里拿出一个控制器,按下按钮之后,以他为中心出现一个隐形的屏蔽力场。蝙蝠侠原本紧绷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下来。

“那是骗她的,克拉克。”布鲁斯对墓碑说,“她不该承受这些,但我可以说给你听,因为毕竟你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他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在这条时间线的另一端,十五天后,小丑会来到大都会。他会绑架你最爱的露易丝,你中了恐惧毒气,你把她当成了毁灭日,你亲手杀了她。小丑把核弹的遥控器与露易丝的心脏搏动连在一起,在她心跳停止之后,大都会爆炸了……

“如果你在这儿大概会震惊得吼出声音。但这是真的,克拉克……即使是你也有来不及保护的东西。于是你选择了另一个极端——你杀了绿箭,达米安加入你的阵营,他失手杀死了迪克——我的孩子……!”布鲁斯痛苦地发出声音,他的眼眶变得通红,“你做了所有你能做的事。你做得很不错。即使是反派你也能做得这么成功——你这该死的氪星人。我没有办法了——我也尝试了所有我能做的事……最终我能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我想阻止这个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从未发生过。

“所以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布鲁斯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哭腔,“——老天。那真痛苦极了。……你曾被折断脊椎过么,或是从三十米高的断崖摔下却被强迫保持知觉……?那都不算什么。”他固执地提高声音,就好像对面正有个蓝大个一本正经地反驳,“最痛苦的是我听见你的哀求,而我却必须逼着自己按下扳机。”


——“布鲁斯,我求你……别这么做……”超人的胸腔剧烈起伏,他的半边脸被埋没在鲜血里,枪孔有一个开在他的心脏,他双眼中的澄蓝一如初见,却满是哀伤。他背朝天躺在地上,用手轻轻地握住了蝙蝠侠的脚踝,“布鲁斯,露易丝怀孕了……她不能没有我,我们的孩子也需要你做教父……布鲁斯……”他的双眼在与蝙蝠侠冷漠的护目镜对视的时候骤然失去了光彩,他放开手,最后说:“那么,如果你不放过露易丝,即使我死了也会来找你。”

——唯一一次,氪星人的眼泪落到了地球上,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末日降临,只有两个人。黑影站立在死者旁边,脚上是鲜血,背景是惨烈的夕阳。


乌云开始聚集在上空,原本的雨势猛地加大。雨落在布鲁斯·韦恩身上,顺着肩漏进衣领,把他弄得透湿。

“……这身伴郎服早就不能穿了。”布鲁斯喃喃道,“——只可惜我现在才知道……”他开始脱衣服。从西装外套到衬衫,他将它们折好后把油淋在上面。火舌开始焚烧,鲜红的光映衬着这世界一隅,把时光永久地停滞在那一日的夕阳之下。热烈灿烂,流光烁金。

 

在枯寂的黑夜过后,充满希望与新生的白昼会降临。而在黑夜中曾发生的一切,终将湮灭,终将消失。

布鲁斯·韦恩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他正在等一声枪响。他正在死亡的路上。

 

END

 


评论(34)
热度(111)
  1. 谜岚6052605 Morion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太太的文写的超好,但是都是刀子_(:з」∠)_(我要死了_(:з」∠)_)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