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MOP】【AU】衰败之花

这是一个AU。

在强烈的厌弃和热爱交替的心中会催生象征“衰亡”的花。

花朵绽放之时,生命消逝之刻。

——


花一般存在于一个有限生长的短轴上,着生花萼、花瓣和产生生殖细胞的雄蕊与雌蕊。花由花冠、花萼、花托、花蕊组成,有各种各样颜色,有的长得很艳丽,有些则颜色黯淡,不招人喜欢。

注意:花需要有机质才可生存。

They can't exist without organics.

                                                                       ——摘自擎天柱的查询笔记

 

01

“拉斐尔,你知道怎么种花吗?”

“找到适合它生长的土壤然后栽种,多浇水,施点肥。……擎天柱,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想种花吗?”

“就是……培养一种兴趣吧。”

“那我把资料发给你。——你种完了记得告诉我一声,我来看看它的长势,我猜你不擅长这个,我可以帮点忙。”

“那就谢谢了。”

“不客气。”

“哎,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再见。”

“再见。”

 

02

从金属中能长出花吗?

这是擎天柱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他最近老是梦见自己胸腔火种的位置生长出巨大的、深黑色的花。它顺着火种舱的舱壁延伸出自己的纸条,钩住敏感的神经效应回路。它的花瓣像是帘幕一般徐徐展开,每一次细微的伸展,都引发瞬间针扎一般的刺痛。

然后擎天柱便醒来。梦中巨大的黑色花瓣一直围绕着他,让他无法入睡。

就像一个诅咒,其实它更像是按时造访的来客,每到深夜便敲开梦境的房门。

擎天柱从前会梦见许多有趣的,九百万更替循环以前的事。大部分都停滞在铁堡门前那一串叮铃的金属风铃和深邃夜空之下弥漫闪耀着的七彩的霓灯。只有小部分梦境更进一步,擎天柱会看见破坏大帝,威震天。

看不到震天尊是因为擎天柱早就忘了震天尊的样子。留在火种深处像生命一样脉动着的,是霸主身染烟尘,在战火硝烟哀嚎中充满威严的凝视,以及那陌生的笑声。

擎天柱在梦境中又变回了那个弱小的档案员,只是悲伤地凝视着。梦境浅时擎天柱会微微闭上自己的光学镜,等待着在一阵刺痛中猛然惊醒。

而领袖只知道“哭泣”二字的字形读音,却不会实践。

从奥利安变成擎天柱以来,领袖未曾哭过,一次也没。

即使飞过山阵亡,只留下被污染的半截身躯;即使大黄蜂受困,发声器被损坏,只能发出破碎的音节;即使威震天向着领袖发射第一枚导弹,挥第一次刀——而那时他还不太适应“擎天柱”这个名字,他也未曾流下象征屈辱和羸弱的眼泪。

擎天柱太坚强了。他就像一面盾一样,挡下所有的冲击和所有的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崩塌。

不知道为什么,偶尔擎天柱在愣怔时会见到御天敌的脸,还有他身体内闪耀着璀璨金色的,象征枯败的花。

 

03

从已经停止梦想的衰亡的火种之中会开出花吗?

每一次醒来,擎天柱的CPU中就跳出这排字。

应该是不可以的吧?梦想需要年轻的火种承载,而被战争摧残了九百万更替循环的火种怎么可能还有梦想?那里唯一剩下的只是深深的疲惫和刻骨的厌倦。那里没有蓝天白云,没有浩瀚星空,那里甚至没有生气,只有无尽蔓延着的灰暗和陈朽。

擎天柱不能奢求有谁还记得奥利安。

因为就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了,那个怀着民主自由幻梦的档案员现在正在哪里游荡。

擎天柱的心情一瞬低落下来。

那些美好的希冀,新生的喜悦,对未来的向往,都只属于奥利安吧。

而留给擎天柱的……

领袖打开通讯频道,那里是一条来自威震天的短讯:

等死吧,擎天柱。

领袖无奈地微笑。

留给擎天柱的,就是这种东西。

所有来自那个TF的消息,就只是一封邀战函,还有随后立马跟上的坐标。

(678.3,857.2,469.0)。

 

04

到达会面地点,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巨大的雪原,巍峨的冰山漂浮在深黑色的海面上,海风挟着凌冽的寒气和淡淡的微咸猛烈地吹袭过来,如同巨兽的咆哮。

气温一直在降低,空气中飘撒着雪点。

擎天柱查看了自己的温度传感器,知道不能久留——温度太低了,而且一直在下降,机体很快就会冻僵的。

威震天的声音就在这时遥遥传来:“擎天柱,你终于来了!!”

领袖紧绷身躯备战,他的视线紧盯着声源。一个黑点逐渐逼近,直到勉强能看清流线型的银色机身。

他毫不犹豫地迎上。

 

05

已经交战九百万更替循环,彼此的出招套路都已经摸得七七八八。

险险避开威震天的臂刃,趁着大帝身躯尚无法转圜的瞬间,擎天柱给了他一个有力的肘击。威震天闷哼一声,忍痛将臂刃收回,左臂融合炮冒出狰狞红光,擎天柱见势不妙,连忙收招。彼此后退三步,暂停。

能源储备已经不多,所有针对镭射炮和热射线的消耗都必须数着次数,省着用。

到最后精疲力尽之时,谁剩余的能源多,谁就得到了最终的胜利。

威震天显然也知道这一点,现在他的融合炮只淡淡地笼着一层紫红色,那是充能的标志。刚才炮筒的红光看来只是虚张声势。

擎天柱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他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打击时机,凭威震天的个性,一定会在下次强化臂刃和手臂的防护,不再给领袖半点空当。

又会是一场恶战。

不禁想起九百万更替循环前。那时震天尊的起义军还只有几位骨干成员,虽然他们身体强壮,但只能保证自身安全,顾不了其他。后来多了奥利安。他的机体构造完全不能适应高强度的战斗,还因为长期泡在档案室里,体格比一般赛博坦人更瘦弱。

于是角斗士开始针对档案员进行体能和军事训练来增强他的身体素质,这其中甚至包括枪械的组装和拆卸,以及潜伏和狙击等技能,力求奥利安样式都通一些,在危难时刻能多点手段。不仅如此,震天尊还拿自己作对象,以便奥利安能更快掌握要领,快速增加实战经验。

 

“奥利安,这个时候你的腿应该处于半蓄力状态,不然你的动作连不上,会露出破绽。

“奥利安,你的眼神能凶狠点吗?看着我,我做给你看。

“奥利安,你的新招练得怎么样?没事儿,就冲我来,你伤不了我。

“……怎么,我伤到你自信了?”

 

擎天柱知道那些回忆依旧清晰,不只有他记得,威震天也是一样。然而他们还是天人交战,让无边战火燃尽了他们的家园。

“你完了,擎天柱!!”

趁着擎天柱愣神的空档,威震天的臂炮完成充能。擎天柱只见到耀眼的白光在光学镜前一闪。随后腹部及火种舱的边缘线路传来澎湃的热意和猛烈的剧痛。领袖的光学镜瞬间失焦,世界在他面前模糊成淡淡的影子。

威震天疾步上前,把擎天柱的胸甲猛地扯开。

应该很痛,即使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擎天柱的身躯还是略微发着颤。

大帝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的。

在擎天柱的火种舱周围,丛生着黑色的花朵。它被鲜绿色的藤蔓围绕着,在飞溅的能量液和已经纷扬的漫天大雪中透着高贵的冷意。

那一个瞬间威震天的火种深处萦绕着和擎天柱一样的疑惑:

——从金属中能开出花吗?

——就算能。

——从一颗已经停止梦想的衰亡的火种之中会开出花吗?

 

END

 

 

 

 


评论(6)
热度(55)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