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MOP/多CP】未亡人 Part 1

因为一句:MOP真是有些寂寞  开了这个坑

背景是TFP剧场版末,擎天柱的死亡迎来塞伯坦的新生

——


Past:

 鲜血  火焰  黑烟

 背叛  救牍  重生


——

 Present:

Part 1  盛景


“这个玩偶挺可爱的,多少钱?”

又是一个被擎天柱玩偶招徕的顾客,他望着那拟真的晶蓝光学镜,声音中带了很明显的喜爱。

“不用钱。”摊主说,“今天是‘Optimus’s Day’,所有关乎擎天柱的商品一律免单。”

“那真是太好了!”顾客微笑着,他走出几步挥手告别的时候才注意到摊主的地摊实在简陋得过分,比起其他商店显得十分寒酸,内芯不禁涌起一阵同情。

“喏,”他回过身去,递给摊主一张大面额的塞星币,“就当是过个节吧。”

 

塞伯坦上正举行庆典,为了新生的第一百万更替循环。

当初热血沸腾的战争早已平息,和平景象其乐融融。大部分人都快忘记曾经发生过一场旷日持久的惨剧,那使得无数平民流离失所,飞散星际。

重建工作完成得很出色,崭新的铁堡,崭新的穹顶,崭新的致意塔环形桥拔地而起,每天都有汹涌人潮在其中穿梭。大部分是为美景所虏慕名而来的游客。

——真是欣欣向荣。

这个想法通常会在游客或者居民们望见新塞伯坦的星空时不受控制地窜入CPU,仿佛整个身体都被巨大的空灵和辽阔掌握,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深深地凝视。

塞伯坦的星空与远隔数百万光年的蓝星不同,那里经常能望见流星,但TF却从不许愿——因为流星之于他们太过于稀松平常。于是经常,一道亮丽的银线挟着细碎星光划过幽邃夜空,却未能激起内芯半点诗意念头,真是暴殄天物。

 

真的已经没有人能记得,那些沉默的星河和更沉默的歌。

 

∽∽∽∽∽∽∽∽∽∽∽∽∽∽∽∽∽∽∽∽∽∽∽∽∽∽∽∽∽∽

“隔板,把那块钢筋和那边的铁栅栏一起搬过来吧。我们快完工了。”

“好勒!”隔板应了一声,他半蹲下,用背脊用力一撑,沉沉的建筑材料被搬起,扬起细小的灰尘。可能因为分量确实足,他不自觉喘了喘才踏着脚步朝着不远处正在新建的“光明巅峰”走去。

现在的TF大多都能从历史数据板上阅读到关于霸天虎“黑暗顶峰”的史料。没错,为了所谓的“要和恶势力死磕到底——哪怕他们已经挂了”,隔板他们作为一线建筑工人来到黑暗顶峰旧址再度开工,光是拆卸工作就花了近半工期,这还是彻夜不休的结果,着实累得慌。好在现在光明巅峰快要完工,只剩了最后的收尾工作,才能隔板他们有了相对充裕的休息时间。

又过了好几个塞星时,天色已经被染得半黑。

“今天就到这儿!”隔板喊道,“大家散了吧!”

一片如释重负的叫好声。

隔板向每个工友道了别,往家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揉着肩。

通讯频道传来讯号,隔板望见联系人,不禁怔了怔。

到底有多久,没有联系了呢?

他长长叹出一口气,接通了通讯。

 

“隔板,我是阿尔茜。”

“我以为你已经忘了老战友了,”隔板的声音里透着疲惫的沙哑,“我们都多久没联系了?!”

阿尔茜沉默一会,回答道:“够久了。”

“最近还好吗?听说你在特别行动小组混得很不错。”

“确实不错。”阿尔茜的声音有隐隐的骄傲,“我可是队长。你呢,你怎么样?‘光明巅峰’的工程量很大,危险程度很高,你可要小心点。”

“我会的。”隔板呵呵笑了几声。

“猜猜我为什么联系你。”

“得了吧!”隔板撇撇嘴,“猜对了又没奖励。以前飞过山——”注意到阿尔茜瞬间的沉默,隔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抱歉。”

“没事。”阿尔茜故作轻快地笑了笑,但隔板听出了那里蕴藏着的悲伤。

“呃……不会是因为今天是擎天柱日第一次实行庆典,所以邀请我去铁隆逛逛?”

“不是铁隆!”即使知道隔板看不见,阿尔茜还是做了个“我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是卡隆。”

隔板发出一阵大笑声,“不好意思,这个发音错误我大概再过九百万更替循环都改不过来……”

突然,彼此就沉默了。

可能是因为彼此都想起了那片大火燎原。

可能是因为彼此都想起了那场血流漂杵。

也可能是……因为某个再也回不来的领袖,只留下了一个冰冷的“擎天柱日”,却不是鲜活的肉体,低沉的嗓音。

隔板轻咳几声,打破沉默,“说吧,叫我去干嘛?”

“去卡隆见个领袖。”

“……擎天柱?!”

“不,”阿尔茜说,“是威震天。”


TBC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74)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