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MOP】Never Fade(永不消褪)

那样死物夺走了奥利安,却留下了擎天柱。

——题记

——


即使是领袖偶尔也想发会呆。

成为一派首领是很艰难的事。一天到晚大大小小的事情等待处理,还要应付方舟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各类状况……以及威震天。

擎天柱难得想给自己放个假——就只是放个小假。在那一个休憩的日子里,他会把一切沉重的事情装作抛弃掉,到晚上再将它放出来。

这样想着,领袖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要好好计划一下,应该去郊外的沙漠,还是干脆绕远路去以前出任务偶然发现的湖泊——那儿有草,还有微风。

救护车突然叫道:“擎天柱,有霸天虎的讯号了!”

 

擎天柱一愣。

这个威震天。他懊恼地想,怎么就不能消停会。

即使内芯有些恍若野草般丛生的烦乱,擎天柱也只是稳重地点了头,叫上大黄蜂和隔板——阿尔茜同杰克赛车去了,暂时不出任务,从陆地桥出发。

又是熟悉的场景。银色帝王在人类的尖叫声中满足地大笑。

有火焰拔地而起,像是恶魔的舌尖舔舐虚空,勾勒出暗沉的云影。

又是这样。

他总是这样。

擎天柱忽然觉得有些累。他并不知道疲累其实来自于一个很久以前就已经扎根在他体内的更深的灵魂。那个灵魂看着他与帝王争斗九百万更替循环,从愤怒到不安,心绪几度起伏,最后只剩下冷淡的灰烬和深深的厌倦。

擎天柱拔出利刃,激光炮也已经准备就绪。大帝臂炮果然充能,伴着更加熟悉的“擎天柱,你受死”,大帝冲向领袖。大黄蜂和隔板负责杂兵,偶尔还得留心一下突然冲出来的击倒和打击。战局已经不比九百万更替循环前,大规模和长时间的战争都让彼此显得力不从心——所以战局才会延展到“地球”这个小小的行星上。

但威震天从不知道累。

又是天人交战,战火翩跹。

FBI派过来兵力支援,擎天柱分神去看,却来得及望见战机尾翼猛然窜起火焰,随后急坠毁灭的画面。

疲累感更加明显。

擎天柱忽然有些不想打了。他望着依旧元气十足的威震天,有些不可思议。

是什么支撑着你打了九百万更替循环,并且现在还能保持下去永不褪色的?

领袖不自觉地将这句话转成通讯发送给了威震天。

威震天一愣,发现杂兵又被解决了个七七八八,击倒和打击正同一黄一绿打得欢畅。心中涌起一阵不爽,干脆歇了炮,冲着擎天柱说:“你真想知道?”

擎天柱也停了手,在原地紧绷着身躯备战,他点点头。

威震天的身躯一定被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影里。

那是擎天柱看到一瞬沉寂的威震天后CPU中的第一个想法。

尽管背景是浓浓硝烟,人们还在惨叫,战机的火焰依旧燃烧,但擎天柱就是这么想。

——那片朦胧的光影,他想不起来。擎天柱忘记了,一定还有谁记得。

“一开始,就是我们最开始成敌的时候,”威震天思索着,“我确实觉得有些惊讶,因为那个小小的管理员居然能挑起大梁同我敌对,我有些……”威震天顿了一下,说:“困惑。”

擎天柱一怔,那个管理员是谁?

威震天继续说:“我困惑的问题同你一样——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你同我战斗,并且居然持续到了现在?”大帝望了望另一边战局,依旧你来我往。

“后来我意识到……其实维系我们之间的绳索,它的名字叫做恨。”

大帝因为说出这个词笑了,擎天柱等了一会儿,然后他说:“你继续,我想听。”

威震天望着擎天柱,突然叹口气说:“能源宝真是个好东西,你果然什么都忘了。所以我才能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同我交战的那个人是擎天柱,是擎天柱!!”大帝的声音突然暴怒,擎天柱警备地拿起枪,随后一瞬低落:“……却不是奥利安。”

彼此沉默一会。

“你知道对我而言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擎天柱?”威震天问。

擎天柱思索一会,说:“……不能杀死我?”

威震天悲凉地摇头,他低沉而磁性的声调带着别样的伤感:“你错了。最大的痛苦是我只能看着你越来越陌生,而我也惊恐地发现自己再回忆不起更久前的日子。——最大的痛苦是忘却,但忘却之后总要获得相应的‘报酬’,于是我还活着。”

擎天柱沉默一会,“我不知道你这么恨我。”他说。

“恨?”大帝轻蔑地嗤笑一声,“这不是恨。恨比爱深刻,我的领袖。能牵动我情绪的那个家伙已经永远离开,他留给我的空虚和茫然才是我活着的借口,所以我才能保持如此活力。因为没了这个,我什么都不是……其实我不恨你,擎天柱。”

大帝沉默一会,哽咽道:“……我只是……太想念……”

擎天柱CPU中升起奇异的画面。壮丽的星辰点缀在夜色中央,有一阵风从遥远的卡隆吹拂向亮丽的铁堡,缓缓落在银色帝王的肩头。他身边是一位红蓝色的TF,身躯较威震天有些单薄,却绝不畏缩。

擎天柱觉得那家伙有些像他,却又觉得全然不同。

一阵巨大的悲伤降临在领袖的CPU。他总觉得自己身体内的某些东西在剧烈地挑起些什么,就像情绪的波涛猛然翻涌,就像那突然闪现的浩瀚星空。那个潜居在他体内的灵魂,唤醒了一些陌生的情愫——那是对某个人全心全意的喜欢和尊敬。那奇特的涡流将擎天柱轰然卷入,又猛地抛出。

威震天突然不管不顾地搂住了擎天柱的肩头。

“让我抱一会儿……让我抱一会儿,求你……求你……奥利安……”

那是什么?

这感情好陌生,我从不曾体会,却莫名熟悉而怀念。

也许我们是仇敌,也许此后我们仍将形同陌路,但……

擎天柱回抱住威震天,轻轻应了一声:“我在。”

 

 

END


评论(6)
热度(184)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