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MOP】暗窟与角斗

威震天在这封短讯前呆坐许久。

其实只简单的四个字:“你会来吗?”

——是音频格式的文件讯息,声音低沉而富蕴磁性,带着股别致的悲伤和怀念。这让几乎从不怀念过去的威震天一下子被“从前”网住,陷入一层朦胧的幻雾中去。

但他不会前往。

九百万更替循环的漫长时光,磨去所有剩余的温情,只剩下刻骨的仇恨在彼此的躯体中茁壮生长,从此成为盘虬的枝节无法分割。

威震天血红色的光学镜中翻涌起波浪,在那里有火焰燃烧。他内芯的渴望如同深邃的巨洋般浩瀚无垠,没有穷尽。大帝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揉碎,碾压,轰炸——所有一切非理性的行为,都只有一个对象。

但他不会前往。

又过了短短几塞秒,威震天把这封短讯删除了。

 

“我原本以为你会亲手解决我,威震天。”黑寡妇的影像在报应号上的巨大屏幕上闪烁,她的手上是打击的光学镜,“而不是派这种喽啰供我取闹。

“我知道你现在正在让声波搜寻我的通讯波频,咱们不见不散。”黑寡妇随意地把打击的光学镜扔在一边,踩碎了它。威震天听见碎裂的声音,那是挑战帝王威严的讯号。而破坏大帝的威名,不容亵渎!

从报应号的巨大黑色机身上跃升出一架银色的战机,大帝朝着信号源飞速前行,锋利的尾翼在空中拉出白色的烟带。

 

在目的地降落。威震天看见一个黝黑的洞口。他大步走进,没有犹豫也没有胆怯。

大帝审视四周,洞壁间层出的诡异岩石像是魔鬼的殉葬品,光线只能透进洞内很短的一段距离,再深入几步便只剩下黑暗。但这对于人类来说是未知,对威震天而言却无丝毫阻碍。

他继续深入,在黑暗中前行。深深的暗窟之中,最后竟能在前方透出朦胧的光亮。

看来目的地到了。威震天把臂刃放出,在平静的四周,因为这动作而产生的低沉的移动声回响在四下。

那是角斗士搏击前的讯号。

 

“你来了。”黑寡妇微笑着,“……不如……”

“废话少说。”威震天盯着黑寡妇,片刻后他竟也微笑了,“作为一个君主,我理应给自己的敌人一个宣布临终遗言的机会。”

“这是女士特有的恩惠么,威震天大人——”黑寡妇勾起一个戏谑的尾音,“不过在你解决我之前,先和我的小家伙玩玩吧。”她轻巧地退下,一只机器昆虫自阴暗处走出,身躯庞大,机械臂粗壮,阴森的长条状光学镜闪烁着冰冷的锐光。

“退下!”威震天平举右臂,“向你的君主俯首称臣!”

机械昆虫的回应是一个凶猛的撞击,威震天感到一阵锐痛,毫不迟疑地将臂刃划向机械昆虫。金属锐利,又挟了极大的力气,但竟未能在这牲畜手中占到便宜。臂刃在昆虫坚硬的钢铁外壳上摩擦,生出刺耳的研磨声。

臂炮充能,炮口透出狰狞的紫光,却被粘稠的蛛丝堵住。威震天一时不察,被机械昆虫狠狠击中头部,一阵晕眩。黑寡妇的笑声略尖,听来令人焦躁。

机械昆虫的攻击却未停。带着尖爪的机械前肢猛力挥击,伴随着火花四溅,威震天的装甲上遍布划痕。有些地方甚至已渗出淡紫色的能量液。机械昆虫见血便兴奋不堪,攻击愈发猛烈。

威震天在机械昆虫凶猛的攻击暂持防守姿态,在机械昆虫短暂的停止中大帝找到间隙,给了那牲畜一个巨力的肘击,使得它庞大的身躯一个趔趄。银色的流线身躯毫不停顿,双臂一伸,竟将这昆虫举起,狠狠掼在地上,发出轰隆一声。

“再来。”大帝猩红的光学镜中燃烧着战斗之火,“看看谁死在谁手上,是我,还是你。”

机械昆虫自发声器中发出模糊的咆哮声。

 

九百万更替循环前,威震天曾在卡隆的地下角斗场威名赫赫,他现今所有的战斗经验和技巧全部源自于当时一场一场接连不断鲜血淋漓的拼杀。再加上大帝现今的装备,一只机械昆虫本不在话下,但苦于臂炮被封,原本干净利落的轰杀一路被断得干干净净。威震天只能采取以力搏力的下策。

黑寡妇在一旁微笑着,紫色的光学镜中有狰狞的阴影,她将瞄准器对准威震天,正待下手,忽然自她上方一道晶蓝色的射线轰击而来。黑寡妇的身躯虽然力量不强,但胜在灵活诡变。于是当即避开。一个蓝色的身影飞掠而来,黑寡妇本欲迎战,余光瞥见擎天柱等人,忙抽身而走。

 

擎天柱在上方静静观战,他阻止了隔板下去打断威震天和机械昆虫的战斗。

——“两败俱伤后再下手,现在局势未明,贸然出击只会引火上身。”

汽车人首领当时是这么向他的战友解释的,他晶蓝色的光学镜中有犹豫和怀念并存。

 

是的。是的。威震天。这多像九百万更替循环前的卡隆。这多像九百万更替循环前的你,还有我。

内芯属于年轻的档案管理员的灵魂在跃升着,无数纷乱的情感如同炸弹一般爆裂成延绵的细丝和烟雾粉尘,它把威震天和擎天柱笼罩在九百万更替循环前的灯火璀璨和浮华盛世里。而这属于奥利安,却不被擎天柱所有。

震天尊,你为何要与我敌对?

 

就像是回到第一次观看威震天角斗的场面。人群在轰鸣喧闹,所有人的目光定格——

而在那聚集万千光华的璀璨和浮华里——

而在这生命与生命,理性与感性交错挣扎缠斗的洞窟里——

那个曾经紧紧攥住奥利安的霸主,他高擎双臂,向天而呼:

“胜利永远属于卡隆角斗士之王!荣光与我同在,胜利与我并存!”

 

是了,是了。

你还是九百万更替循环前的你,我却已经不再是我。

 

擎天柱被隔板提醒,回过神来,目光复又凝重地投射在威震天之上。

而此时的破坏大帝,他手中是机械昆虫的头颅,在随之而来的汽车人面前,因为力竭屈辱跪地。

——“你会来吗?”威震天恍然,擎天柱与他约定的地点也是在这里。

在这暗黑的洞窟中,终结一切。

 

“你会杀了我吗?你忍心下手吗?我的小奥利安?”大帝轻声低语,有清澈的水流从光学镜中蜿蜒而下。

我痛恨这世事无常。我痛恨这不公平的世界。它让熟悉的成为陌生,让亲密的变得疏远,它是刀刃,它切碎了我,也切碎了你。

 

擎天柱在威震天了然的目光中举起了枪炮。

 

END


评论(5)
热度(69)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