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TF】Who am I(01)

01

数据板被按照字母顺序重新编排,按照内容的复杂程度和涉及范围采取进一步细分。花不短的时间寻找到正确的数据版存放架,再按照自己所规划的分门别类地安置。

这个工作需要细致。

我真不想做这档案管理的工作。但谁让这是首领托付给我的任务呢。我只能在无穷尽的数据板汪洋中沉沉浮浮,从凌晨一直工作到深夜。而我喜爱夜晚,昏黑的夜空如同锈海产生的漩涡,它在让我觉察到自身渺小的同时,给予我莫大的安慰和心灵的宁静。——而这般别致的静谧,也只在午夜能够感受到。

每天清晨我的工作就开始了。总会有一大拨一大拨的数据板从档案室外奔涌而入,好吧,我承认看到这些时内芯仍然感到巨大的狂躁。但是我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做我该做的。毕竟这使我感到充实。我享受疲累的感觉,它能让我认为我所做的都是有意义的。

当然,阅读数据板产生的乐趣也是不可估量的,比如《机体美学和艺术史》,我会在这上面加上我自己的批注——全是大段大段的轻蔑之语,阅读它的乐趣就在于指出这其中的错误并且加以修改。在我的CPU中同样藏着伟大的言辞——自由、平等、民主、未来、新生。我会将它们分成小句分条记录在数据板中。没有任何其他人会想到去翻阅它们,因为如果不是像我这般被强制安排来做这事,我也不会想到来档案室翻阅这该死的《机体美学和艺术史》或是其他任何内容——这太枯燥了。

我觉察到头顶的灯出现了明灭,叹了口气。为了这盏苟延残喘的小灯,我在自己机体的内置时钟里设置了定时提醒。五个塞分前我听见内置时钟的警报了,但我没有停止工作。于是我毫不意外地看到这盏灯虚弱地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噗”一声灭掉了。

要花多长时间修理呢。我把手中进行到一半的工作放下,环境过于阴暗,导致我在移动的时候碰倒了一些已经整理好却还未来得及搬上架子的数据板。哗啦啦的响声又让我觉得莫名焦躁。

我走到档案室的门前,摸索着开门的按键。当我的手指按下时我听见了档案室的警报声。然后我想,按对了,就是这个键。

门外传来“滴”一声机械确认音,首领进来后小心而迅速地关上了档案室的门。在一片漆黑里我看到他湛蓝的光学镜发出柔和的荧光。他扫视了一圈周围的情况——自然他什么也看不出,然后他问道:

“灯又坏了?”

“嗯。”我回答一声,“上次你说在这档案室内有备用的,但是我找了一圈没找着,还是得麻烦你。”这句话当然是假的,一旦时间被用于寻找备用灯,就意味着我今晚得花额外时间“加班”,而这会让我损失观瞻夜晚的时间。——或许我也并不特别钟情于夜晚,我只是向往那一片巨大的天空。从深夜到凌晨短暂的时间还不足以让我得到休憩。我实在太忙碌了。有时候我会想没准这里只有首领知道还有一个“我”存在。除了首领,我没见过任何人。

我听见首领小心地走过去,避免碰倒我整理好的数据板,他在一个地方停下,随后响起抽屉被拉开的声音。又过了小会,大概首领走到灯下了。我想象着他踩着钢凳换上备用灯的场景,莫名觉得好笑。

灯亮了。

柔和的光辉照耀在首领的机体上。他身躯的每一个零件、每一块装甲都被洗刷得洁净明亮。我出神地看着他红蓝色的伟岸身影,那些激情而美丽的火焰席卷着他,将他引领至无上之处。首领的脸庞轮廓还很年轻,但是却透着一股别致的沧桑。这沧桑令人芯痛。他湛蓝的光学镜始终闪烁着柔和而细腻的光辉,这使我着迷。似乎他觉察到我的目光,所以朝着我微笑。

空气开始变得灼热起来。

 

TBC

评论(9)
热度(22)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