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Marvel/DC
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DC】【Superbat】如何拯救一位濒死者?

希望自己还能写点什么,敬我们逝去的旧时光。



——

 

糜烂的舞会已经开场。

西蒙走进酒吧,空气中弥漫着劣质香烟和混杂酒的味道。他皱起眉头,用手拨开面前那一对已经亲到地上,恨不得用嘴吃了对方的“绝佳炮友”——这当然是他们自己取的称呼,据当事人称,每晚埃里克都会把他那婆娘操的服服帖帖,很难想象这个十三岁就开始吸毒的女人会有什么服帖的时候,不过看样子效果还不错。

“威士忌,”西蒙走到吧台前,对顶着金色大背头的中年男人恶狠狠地威胁道,“操,你要是再他妈往我酒里掺水,我就砍下你的头。”

“请便。”布莱克挤了挤眼睛,极尽爱怜地用梳子梳他的头发,然后才拿起酒杯慢吞吞地倒酒。

“我知道今晚会有大事儿。”西蒙看着布莱克把酒杯倒满,一边说,“那恶魔要来了。”

“真的?”布莱克嗤笑一声,“我宁愿相信圣诞老人。”在西蒙拿起威士忌酒杯的时候他把嘴对准了瓶口,在一通猛灌后他喘了一口长气,“——那家伙只是个都市传说,哥们。从前我们把这地方操烂的时候他怎么不来?现在才来多管闲事。”

“这次不一样。”西蒙沉默了一会,“死了十二个人,库帕那里少了两箱货。出大事了,布莱克。”他的声音里带了点颤,重复道:“那恶魔要来了。”

埃里克大笑一声:“哈——”

他的笑声在连续的灯泡碎裂声后戛然而止。在黑暗之中,沸乱的人声一霎安静,只有几个磕完药的混混还发出急促的喘息和微微的哼声。恐惧让埃里克一霎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大叫起来,同时手伸向了酒柜下面,那里藏着一把霰弹枪,必要的时候,它总能起点作用。做完这些后,这位酒保像酒吧的其他人那样安静下来,双眼睁大,紧张而惊恐地左顾右盼。

此刻,黑暗仿佛成为了某种有实体的物质,吞噬进所有害怕的喘息。在这短暂的寂静里,可怜的埃里克感到背后一紧,他的脖颈一阵不详的冰凉,同时手腕传来剧痛,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枪。魔鬼在他背后站定。埃里克也磕了药,幻觉中他听见那魔鬼开口嘶叫。

——那声音属于鬼魅,来自死神,砂砾般粗糙,某个传说——带着点阴郁的蔑视发声道:“库帕在哪里?”

 

***

“我觉得,”阿尔弗雷德端着早餐走进房间,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蓝莓果酱和烤面包的香味,“我可以为您立个遗嘱。”他放下托盘,盯着某个目光躲闪的家伙,一直到那位心虚的肇事者把脸蒙到被子下面才罢休,管家的语气中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普罗米修斯先生。”

“阿尔弗雷德,”一个声音从被子下传出来,瓮声瓮气地,“早餐放那吧,我再睡会儿。”

“好的,公主。”潘尼沃斯先生嘲讽道,“需要我把你的小木屋炸掉吗?”

“别。”被子里的人露出一双孔雀蓝眼睛,它们和皱巴巴的眉毛一起挤出半个悲伤的哭脸,他恳求道,“饶了我吧,阿福。”过了会又补充,“我真累了,想睡会儿。”

管家拿起托盘,早餐的香气顿时远离了某位尊贵的殿下。韦恩从被窝里坐起来,上半身套了一件睡衣,第一个扣子扣到了第二个眼里,此刻他英挺的鼻子和饱满的嘴唇也露了出来,一双可怜兮兮的眼下带着点讨好的笑意。

“阿福——”他说,带着尾音地。

潘尼沃斯先生立刻转开了眼睛:“我并不总吃这一套,”他说道,“对不起,您刚刚失去了您的早餐。”

“那你手上端的是什么?”韦恩不死心地追问道,“猫食吗?”

阿尔弗雷德打开门往楼下走,片刻,他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没错,少爷。”

布鲁斯咬紧牙齿,把它们磨得咯咯响。

 

三十分钟后,韦恩先生不甘地起床享用他的早餐,温度正好,它们显然被保护得很熨帖。他把头靠在椅背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思索着什么。随后,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该上班了。

“今天有什么安排吗,阿福?”布鲁斯问道。

“今天上午十点,您要接待一帮来自中心城的记者,下午三点左右还要赴伊丽莎白夫人的约。”阿尔弗雷德答道,“这其中有些注意事项,”他补充道,“我已经一一写在这些不引人注意的小纸条上了。希望您可以善加利用。”

“你真贴心,阿福。”韦恩先生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露出他长而密的睫毛,“谢谢。”

“我想提醒您,”管家的语气中有浓浓的忧郁,“若您再受那么严重的伤,我可能就真的见不到您了。”与此同时,韦恩先生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他站了起来,想要开口说话,但阿尔弗雷德微微湿润的双眼使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目送过很多人死去,也哭过许多次。”阿尔弗雷德说,“但我不希望在那其中看见您。”他擦拭了他的眼泪,“您得活着。”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知道阿尔弗雷德在等着他的回话,他罕见地沉默了。

“我会的。”他最后说,“我会的。”

蝙蝠侠在那一晚的械斗中受了伤。刀从他腹部穿入,又从背部冒出一个鲜红的刀尖——那把肯定不是普通的刀,它显得过度威力无匹,甚至穿过了防弹衣。义警中了许多枪,但所幸子弹都被特制防弹衣挡了下来。

腹部的创口一直没有好全,但布鲁斯·韦恩并不在意。每天黑夜,义警准时出动。偶尔有伤。

阿尔弗雷德收拾餐具走出了房间,布鲁斯望着天花板出了神。

如何——

他听见自己的急促的心跳,快而有力。

如何拯救一位濒死者?

当你看见他深入泥沼,作茧自缚,在痛苦的深渊里自虐般地越陷越深。

布鲁斯·韦恩闭上眼睛。

我不需要拯救。

他恨恨地想道,怒火和憎恨席卷了他的心胸。在一片黑暗中他见到了他自己——那个摇曳着披风,长着獠牙,没有瞳仁的怪物,它凶狠而高傲地拒绝了所有的援助,迎着那悲伤而凄美的歌声,一口咬断了魔王的喉咙。

我就是救世主。

韦恩睁开眼睛,目光落在日报的头版头条上——

为什么世界不需要超人?

 

“这篇报道获了普利策奖。”肯特把他的眼镜拿在手上,仔仔细细地擦了又擦,随后放到了一边。从眼镜周围的墙壁内伸出几簇柱状的透明物体,聚拢成一个收纳盒一样的物事,迅速地把那眼镜吞掉后又缩了回去。“我觉得挺不错的,至少它提供了参考指标。”他苦笑道:“关于我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

“这篇报道,”蝙蝠侠的眼神滑过那张报纸,停在了卡尔·艾尔的脸上,“我看过。”

“你觉得怎么样?”

“言之有理。”蝙蝠说,“——绝对的能力带来绝对的权力,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威胁,最终造成绝对的恐惧和破坏。”他的语调平淡无波,仿佛只是在陈述事实,“露易丝·莲恩是个天才。”

“哈——我以前也这么夸过她!”卡尔笑起来,有那么一刹那他的双眼亮得像是堪萨斯冬夜的星星,但很快和笑容一起黯淡下去,“唉。”卡尔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讨厌我。”

“她没做错。”蝙蝠侠说,“莲恩女士只是站在科学的角度冷漠地打量了你,并且得出了她的结论。”

“可她得出的结论却击碎了我,布鲁斯。”超人回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体会过这种感觉吗?”他惶惑地发问,“就好像……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而且你怎么改也改不对。”

我知道这种感觉。蝙蝠想。正是它。我被弄得彻夜无眠。但他几乎立刻回答道:“没有。”蝙蝠的声音平淡无波,惨白的目镜和黑色的盔甲很好地遮掩了他的真实情绪。

“是啊。”超人垂下眼睛,他的声音出卖了他的失落,“——你怎么会有呢?你可是……蝙蝠侠。”

蝙蝠侠用沉默表示赞同。

“我刚意识到自己有超能力的时候,”超人——肯特说,“我也并不总会用它做好事。”他停了停,应该是在回想,然后才继续说,“我用手拉开商店的门,拿了两个火腿三明治、一瓶牛奶和三颗泡泡糖,那三颗都是草莓味的。”他意犹未尽地咂咂嘴,“很好吃——可在那之后我再未用它做过坏事。”肯特说,“在这世界上,有许多蒙受欺辱,凄惨死去的人,我只想尽我所能,做我该做的——我热爱这个世界,”他说,“——这真的和我是谁,拥有什么能力,可能造成何种破坏有关吗?”

“没有。”蝙蝠深吸一口气。他的声音不稳,有些发颤,蝙蝠喃喃道,“天才。”腹部的伤又有作痛的迹象,他找了个地方坐下。堡垒很容易便将他调整到了最舒适的位置。

你该如何拯救一位濒死者?

韦恩先生无法控制他的思维,它们伴随着室内星点的荧光铺散开去,在远处汇集成一个点。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超人看着蝙蝠侠,而韦恩敢打赌这位氪星人又在使用他的X视线,不顾人隐私地扫描遍全身——还好他装甲内含铅。

“将他送到这儿。”超人回答道,“就现有病症来说,在堡垒这里那家伙肯定会痊愈的。”

不!韦恩听见蝙蝠侠回答道。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他在自己臆想的痛苦牢笼里翻滚着,被梦魇折磨得永不能翻身。每一次惊悚的响声都能使他坠入更深一层的噩梦里。噩梦底层是燃着火焰的哥谭——他正在朝死亡坠落。而那过程不会持续太久的。——魔鬼想要的是某种更灼热,更具有毁灭性的事物。那能使他被摧毁殆尽。接着,像是某只手颠倒了黑白是非,天地日月,和视线一起摇晃的是魔鬼自身。

“——布鲁斯,”韦恩听见超人惶急地说,“让我看看你的脸。”

蝙蝠侠摘下他的面罩。韦恩的头发温顺地朝后,他的双目血红,显然是因为过度劳累和缺乏睡眠导致的。在面罩被摘下的那一瞬间,义警仿佛做了什么坚毅的决定。超人把手放在他的盔甲上,从肩甲开始一件件地剥落它们。直到他可以用X视线看韦恩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堡垒麻醉了他。检查显示他的腹部有一层淡淡的荧光绿,像是某种化学剂品。

“这是一种强效迷幻剂。”堡垒分析后简短地显示,“由腹部入血,上行作用于脑部,剂量可致死。”

“开始治疗。”超人说。他看着沉睡的韦恩,他的眉头松着,脸颊带着点病态的苍白,他是冥府的哈迪斯,有着摄人心魄的英俊。

“所以……你是来找我治病的吗?”卡尔轻声问他,尽管哈迪斯先生暂时不会回答。

超人端详着那人类的侧脸,他的心跳平缓得没有异样。堡垒内很安静,只有医疗时发出的轻微响声。超人伸出手去,鬼使神差地摸了摸韦恩的脸。很温和的触感,在下巴上有点绒绒的胡渣,摸起来带点痒痒的感觉,但是十分舒适。

——天哪,这想法过分罪恶,而且乘人之危并不是他的风格。

他懊恼地想。

你该如何拯救一位濒死者?

赠他以吻。

赠他以吻。

 

END



评论(9)
热度(153)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