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Marvel/DC
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锤基】星辰之间(5.20贺文)

食用愉快~


——

 

01  Loki

八岁那年,我第一次捅我哥哥。

他喜欢蛇。虽然他长得阳光灿烂一脸正气,但每当他蹲下来看那些匍匐在地,一举一动都透着阴冷之气的小玩意儿的时候,笑容都会比往常还要灿烂那么一点儿。由此我确定,他是喜欢蛇的。他盯着蛇的目光如同他看着我一样,温暖又柔情。

他喜欢我。

我毫不怀疑。尽管他从不把爱这个词挂在嘴边,但他总会对我说它的同义词:家庭、兄弟、并肩作战、只有你……等等。

这件事,我从前不知道。看这故事的你们都了解我的身世有些曲折,我并不属于阿斯加德,我和Thor只是领养的兄弟。但后来,在许多错误的重重叠加之后,我被Odin流放,遇见Thanos。透过权杖的水镜,我确定了上文我的观点。

Thor的披风被他解了下来——我以前只见他在加冕的时候解下来过。他在一座墓碑前伫立,从他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吝啬地流着泪珠。阿斯加德人似乎认为我死了,为我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葬礼。

之所以用吝啬这个词,是因为我以前从未见Thor哭过。他和Odin一样无血无泪,仿佛两个阳刚而强大的机器人。

我在水镜前看着他,心潮激荡。我抬眼看面前的乌木喉,他的声音嘶哑难听,正在威胁我,若我失败了将会如何。就是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捏了捏拳头,把口中多余的分泌物咽下去,不能自主的皱紧眉头。

我离他已经这么远了。

我想道。

远得只能背道而驰。

拿起权杖启动传送门的那一刻,我很想我异父异母的兄弟。在他为我哀悼的时候,我要突然出现,把他嘲笑得狗血临头。

“同情——”我会说,“这是一种可悲的品质,可你总是不会吸取教训。”然后再一次为阿斯加德带去毁灭和混乱。

得了吧。我听到另一个自己讥讽我。你只是想看看Thor见到你的第一个表情。

我认同了这句话。如果可以,我希望Thor的嘴角是一个弧度。

不管他接下来会怎样灵活使用他的锤子,我希望他的第一个脸部动作,是嘴角上扬。

毕竟他喜欢我嘛,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02 Loki

宇宙中,存在着许多的神秘定律。其中一条大概是不可逆的真理了:反派永远会输。或者换个说法:正义必胜。

——当然我坚信宇宙评定正义也自有它的一套标准,我自认为我做的事都很正义呢。

所以当我被戴上手镣脚铐,带到牢房里关起来的时候,内心是很费解的。

我的哥哥目光沉痛地看着我,我也目光沉痛地回看。

“Loki……”他说,“我——”

“别,”我打断他,“从你嘴里吐出来的话,我一句都不想听。”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快走吧,我的兄弟。”

我知道他最痛恨我的忸怩作态。我不想看见他,只能尽量让他先远离我。

Thor看着我,“Loki……”他再次叫道。

天啊,别看我,他不知道他的眼睛有多摄人心魄。他更不知道——他能用它杀死我。

——你看,其实我的死穴不多,Thor刚好算其中一个。

还好他永远蒙在鼓里。

我说了很多讽刺和挖苦的话来赶他走,中间夹杂一些“Odinson,God of thunder”之类的词就行了,这类事情我做得驾轻就熟,并且大获成效。

我在我的牢房里度过了好一段无所事事的日子,中途只能和看管我的狱卒聊天,日常对话如下:

“亲爱的Simon,听说你和这里的监狱长很熟悉?”

“滚,Loki。”

“别这样,你能让他送点水果下来吗?我昨天刚吃完葡萄,今天又吃,一连两个多星期的葡萄,我的脸都快发紫了。”

“滚,Loki。”

“像你这么死板而且只会重复一句话、两个词的人要怎么找到爱人(Lover)?就算有,你们不会在漫长的日常生活中无聊致死吗?”

“滚,Loki。”

“亲爱的,我今天必须从你的嘴巴里撬出点别的词来。”

“滚,Loki。”

“我不会放弃的。”

“……”

 

我这样过了好些日子,随后听到Frigga去世的消息。

——我崩溃了。

她是我唯一的母亲。温柔、慈爱、包容、美丽、高贵、坚强——所有世间最美好的词都应该拿来献给她。Frigga是我童年里为数不多的亮色,她真心爱我。而我愿意为她而死。那会是我生命的归宿,死得其所的理由。

所以其实当有把刀捅进我五脏六腑的时候,我的心境是坦然的。

——更何况傻大个捅的只是我的幻影。

我的原定计划是在那之后笑嘻嘻地走出来,开个应景的玩笑,然后三个人组队刷(蝼蚁打游戏用的是这个词吗,如果不是请指出)黑暗精灵Boss,赢得战争,皆大欢喜。

我并不是有意想让我哥哥在我的尸体前面把一个“no”喊得如此撕心裂肺毫无风度。

毕竟他是雷神,在凡人面前也该端着点架子。我那时候这么想。看着他曲身,跪在我尸体旁边,托着我的头,让我的幻影说完最后的遗言。

在幻影彻底没了声息之后,Thor仰头,我看到他的嘴唇无声嚅动。有眼泪从他的眼眶里落下来,他低低的呜咽声响起,天空中有闷雷声,云层中间闪烁晶蓝色的雷光,仿若天空的呜咽。

——所以这就是雷神的哀悼。我想道。是这个样子的。

他轻声重复:“Brother……”

我们并不是亲生的兄弟。此刻我该站出来提醒他。

不仅如此,我还应该站出来,告诉他我没有死,一直都在这里看着他。

可我不会。我太了解我自己,也太了解他。

他喜欢我。我一直都知道。

我只是一直都不说。

 

03  Loki

在我接替Odin掌管阿斯加德好些日子的时候,Thor回来了。

每一次他回来,麻烦也会跟着接踵而至,这一次是Odin留的烂摊子Hela需要我和他收拾。

是的,我,和,他。

我想我只是单纯享受着分裂的快感,所以就连记录式的文字都尽量把我和他的距离拉远一点。其实把我和Thor称为“我们”并不过分,但我就是不想让“我们”的关系变得亲密。我热爱这种疏离,我花费了近千年的时间来让自己远离Thor。他是救世主,我便做破坏神;他要维护宇宙的秩序,我便要成为催化剂,让这个世界变得混乱、黑暗、叛逆。

我厌倦了。更何况我也付出了代价。

 

上行的电梯很安静。我和Thor站在一起。

他说:“这里很适合你。”

我应道:“是啊。”

他继续说:“这里混乱,无序,你在这里如鱼得水。”

我继续应着,虽然他努力装出一副轻快的样子,但可瞒不过我,他的声音比平常多了几个尾颤。我的哥哥,Thor,正被自己营造出来的悲伤气氛压得喘不过气,多么可悲。

他继续说:“……即使我不想承认——”

我愣了愣,然后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笑起来。

Thor,原来你也在和我想着同样的事。

“但我和你的道路,也许从一开始,就渐行渐远,背道而驰了。”

就是这个词。

我垂下眼睛掩饰我发红的眼眶,在我确定他看不出任何端倪之后我抬起了头,脸上还挂着刚才那个笑容。

我不能自抑,疯狂地转着一个念头:

你这是要抛弃我吗,我的哥哥?

我望着他的眼睛。真蓝啊。星辰在其中,却黯然失色。我看见他瞳仁里有我的倒影。可是——更深处呢?倒影终究只是浮于表面的幻象,而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并没有突破幻象发掘真实的本领——我一直在失败啊。即使我自视甚高,唯我独尊,可那又如何?命运给我的启示一轮接着一轮,我为何还不接受?我在等什么呢?

片刻,我狼狈地转开眼睛。

也许我错了呢?我想道。也许我什么都不知道呢?

我听见Thor呼唤我说:“我们来玩‘get help’游戏吧?”

——也许我,只是个倒影呢?

 

04  Loki

你永远不会成为神明。

亲爱的Thanos,以前我的哥哥对我这么说,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还有,亲身体验,宇宙神秘定律——

正义必胜。

 

 

END



评论
热度(42)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