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Marvel/DC
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MOP】破坏大帝二三事

为何老是深夜发刀?

我不知道……没人清楚……

 

——



开战伊始,我在每日的二十四小时之中总会有七个小时之多思索一件事,仅有的一件。它困扰我九百万更替循环,我不知道这念头何时消亡,但我知道它总会消亡的,就如同现在已经消亡的所有事物一样。

        ——摘自威震天的系统日志 塞星历 战后第九百万零三十二更替循环

 

 

“现在情况如何?”威震天锁眉,询问声波道,“我知道这片矿区的有利地形都被汽车人占尽了,但也不至于到这般地步。这几天我们霸天虎损失的兵力已经让我胆战心惊,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理由。”

声波盯着显示屏,调出了矿区的地形图。上面红点代表汽车人,可以看到他们密密麻麻地分布在各个重要关口,与进攻方的霸天虎形成犄角之势。“威震天大人,”声波的语气又平又稳,“我建议放弃这个关隘,把这片矿区让给汽车人。”

“妄想!!”威震天大吼道,那愤怒的语气让他近前的红蜘蛛打了个寒噤,“我为了这片矿区损失了这么多士兵,你现在让我放弃?声波——”大帝视线锁住了他的情报官,“你是在拿我开玩笑么。”

“再进攻下去只会损失更多兵力,得不偿失。”声波的声线一点变化都没有,他重复道,“我建议放弃这片矿区,另外开拓。”

威震天扬起手,当红蜘蛛忐忑地等待着一声炮击或是别的什么更惨烈的声响之时,大帝又把手放下了。“好吧。”他叹气道,“我听你的,情报官。”

 

这是开战的第一百三十二个更替循环。

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会持续多久,大家都只是本分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事。霸天虎尽其所能地扩张占领摧毁破坏,而汽车人们则同样努力地朝着相反的目标进发。

 

威震天在主舱室待了一会儿就回他的卧室去了。倒并不是因为他倦怠政务,只是现在战争格局已经基本确定,需要他做的事情着实已经不多。红蜘蛛担当起了大帝平常的一部分工作,比如带着士兵们去外面挖能量块。

很多很多的能量块,更多更多的能量块。

威震天在自己的卧室里躺下来。

大帝的视线没有定点,只在某个地方停一小会,然后便迅速移开。他在自己的充电床上消磨时光,凭着一些以前没读完的数据板和某几个很重要的战时分析。威震天偶尔也会无聊,那时候他会把红蜘蛛叫过来,然后编造一个理由把他揍一顿。威震天对于他副官的顽强生命力十分满意,对于霸天虎医生的高超技术十分满意。他总有机会找到满意的事情,然后把自己的芯情弄得挺高兴。

唯一的不高兴,来源只有这么一个。

擎天柱擎天柱擎天柱擎天柱擎天柱……

这个领袖,从前他是个热切的追求者,现在他是个麻烦的破坏者。不管是何种身份都能让威震天为之伤透脑筋。只不过从前是为了——

“从前是为了保护你,把你拴住。现在是为了摧毁你,把你干掉。”威震天不自觉回答了自己这个问题。他的光学镜闪烁一下便暗了下去。大帝进入了充电状态。此刻的房间里静谧无声。

 

威震天充电醒来的时候头昏脑胀。

他搜寻了一下自己的系统记录,马上把他刚才做的一个恶心梦删除了。

删完之后过了几秒钟,大帝鬼使神差地把它恢复了。

 

战争开始之后,威震天便很少梦见奥利安。这次很难得,删了挺可惜的。

让大帝恶心的是他自己的态度。面对擎天柱时威震天总能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得尖酸刻薄,甚至于领袖哪里刮了块漆都能被他用词措句写一篇文章出来讽刺他。而面对奥利安——

 

梦里的铁堡被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着。奥利安在前面走,威震天在后头小心翼翼地跟着他。

“震天尊——”奥利安探头回来看他,“快点过来。”

“哦——”威震天缓缓慢慢地应一声,脚步却十分迅速,“怎么啦。”他问道,竭力让自己的口气显得不是那么亲密,“我的……”大帝拼命阻止自己的嘴吐出什么让他自己难以招架的话来,但他最后还是失败了,“我的小档案员——”他咀嚼了一遍自己刚才所说的,意犹未尽地添道,“我的小奥利安——”

档案员似乎对于这称呼很是不满,一直盯着角斗士。

他的光学镜真蓝透了。威震天也盯着,把自己内芯的波澜壮阔压下去。啊。大帝情不自禁地喘出一口气。他的光学镜真蓝透了。

威震天盯得浑身颤抖,他的手在颤,他的脚步加快——他终于和档案员并排走了,并且偷偷把手臂环上了档案员的肩膀。奥利安对于肩上的手并没有什么意见,他往威震天的方向亲密地靠了靠。

这个动作让威震天一瞬崩溃。

大帝从没这样,狼狈地又哭又笑。档案员的光学镜里满是困惑,满是无奈,满是关心……满是他。

 

“真他炉渣的恶心透了。”

威震天喃喃道,一边把他说的恶心透了的东西藏到了数据加密度最高级的地方。

他不能承认。他不甘承认。在他醒来之前,他满心以为那是真实。在他醒来之后,他的数据库里全是另外一个有着火红涂装的家伙——不是奥利安,是擎天柱。

摧毁威震天的战舰,杀戮威震天的士兵,把剑刃插入威震天胸口的那一位,擎天柱。

大帝躺在充电床上,沉默好久才吐出自己的第一声喘息。

——擎天柱,擎天柱,你也在想我么。

 

在交战第三百六十二万零七个更替循环的时候威震天发现他除了写报告和演讲之外还有别的天赋,那就是写诗。

第一首诗是在擎天柱把威震天的又一个新矿炸烂的时候出现的。

他在蓬勃的火焰之中消灭了踪迹

我在低迷的黑烟中寻

我在肮脏的地面上寻

我在漂浮着毒气的天空里寻

他在蓬勃的火焰之中消灭了踪迹

第二首来得方便又快捷,擎天柱一炮炸烂威震天右臂的时候出现的。

我失去了我的右臂

我狼狈地嚎叫 痛苦地嘶鸣

幻梦里 我让他看我的右臂

他心如刀割 痛哭流涕

可惜他的刀刃使我魂归现实

我即将失去我的另一条手臂

将它们有意识地保存下来本不是一件难事,但不知为何这份工作大帝做得十分辛苦。

 

开战伊始,我在每日的二十四小时之中总会有七个小时之多思索一件事,仅有的一件。它困扰我九百万更替循环,我不知道这念头何时消亡,但我知道它总会消亡的,就如同现在已经消亡的所有事物一样。

 

大帝一边写一边思索。

 

当领袖模块嵌入他身体的时候——

我的奥利安,他去了哪里。

 

 

 

 

END


评论(6)
热度(118)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