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想写的。心态很佛。

【MOP】交叉时空

可以算是失踪人口回归....

最近很多同好关注我,正好考试周过去了,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

谢谢支持~

 

——

 

擎天柱发誓他再也不离开充电床了。

领袖昨天为了赶一份勘察报告赶工到深夜,中途为了防止自己像上次那样突然睡着还喝了几口高纯,晚上一身轻松精神亢奋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清早的头痛欲裂。擎天柱在自己的充电床上翻了个身,核对了一下今天的工作日程,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领袖的光学镜在极其顽强地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生命力之后不甘地熄了。在这房间里响起均匀和谐的机体运作声。

“擎天柱——塞西尔星上的报告你赶出来了吗?我们上次的谈判很成功……”救护车站在擎天柱房门口边敲门边喊道,“塞西尔星球主十分乐意提供援助,但那至少需要一份详尽的……”意识到擎天柱没有回音的救护车再一次敲了敲门,“擎——天——柱——”

“嘘——”横炮走过来对救护车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大哥昨天赶报告赶得够晚了,今天让他休息一下也好。”

“也是。”救护车顿了顿,“毕竟他主动要求休息的机会可不多。”他轻声道,“那我们走吧。”

“好。”横炮应道。

 

黑色的平原上拔地而起的金属棱角,在被战火硝烟烧得火红的天空之下显得格外清晰。

睡梦中的擎天柱不自觉地缩了缩手,光学镜眯得很紧。

一个粗糙的声音,带着九百万更替循环之前的野性从不远处的瞭望塔之上传来。擎天柱听见后朝那方向遥遥一望,戒备地亮出武器,却发现那装备是不知多少代前的旧型号。虽然能用,但自保能力大大降低了。

那声音近了一些,从粗糙不堪变得低沉而富蕴磁性,可能是因为之前被风声吹得四散,所以在领袖耳中显得难听。但现在擎天柱却不得不承认这音色能使许多人为之倾倒。

但声音的主人未知。

过了约十五个分循环,那声音又近了些。现在这嗓音使得擎天柱毛骨悚然。那是怎样的音色呵——恍若恶魔的低语,濒死之人的疾呼,使人联想起战争和枯骨。但不知为何,也许是错觉。那其中夹杂着一声声恸哭。

一个塞星时。领袖等那声音逼近所用的全部时间。即使装备落后,但九百万更替循环的战争所铸就的老辣可不是白费。擎天柱绷紧身躯随时迎战。那奇异的声音至此已经完全消失了,四周都是一片死寂。弥散的烟尘之中透着天空不详的红色。

擎天柱屏息,严阵以待。

他的身后飞快地伸出一双手,死死箍住了领袖的腰。擎天柱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挣脱了,他的天线不自禁一抖,那里有人在低声轻语:

“奥利安——”

那是谁?

和这个简单问句一起涌进脑海的是许多陌生的画面。它们的起点多样,从致意塔,从铁堡,从绣海,从环形桥,但它们的终点相同:一双蕴含着宇宙星河的光学镜,与另一张笑得开怀的脸。

擎天柱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但发现自己被禁锢得死死的。束缚他的人动作简单却致命,那让他无法转身做出有效动作回击,就连看那位袭击者的脸都做不到。

“你想我了,奥利安。”那声音笃定道,透着一丝熟稔的开心,“可能你不清楚,但我知道你一直在想我。尤其是在这个时候,那位累坏了,睡得很熟。”

那位是哪位?擎天柱腹诽,武力挣不脱领袖开始试着周旋。他问道:“能请你放开我吗?我们不一定非要用这种扭来扭去的姿势交谈。”

“啊!对啦!”那声音大笑起来,“我真想和你谈谈,我亲爱的奥利安!我也想你!甚至光用‘想’这个词语已经不能使我满足……我像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热爱着你,我希望你像我的火种一样闪耀不灭——我的小奥利安,我爱你。我的奥利安,”那声音透着狂热的迷恋,“我爱你!”

“但是——”那声音一瞬间低下来,“不行。不行。我的奥利安。”

擎天柱的声音带了点不耐,“为什么呢?”他问道,这难堪的束缚让他急于摆脱,“放开我。”领袖说,“——然后我们坐下来,互相问候,交谈……”

“不行。不行!”那声音狂暴起来,“我不能放开!!那里——”他的声音惊惧地朝着天空,在那火红色之内有着更使他害怕的物事,“我不能放开!”那声音带了点哭腔,“我放开过一次的,奥利安。”他哭道,“我放开过一次的,奥利安。然后那里有东西出来把你带走了。我等你等了几十万个更替循环了——还是几百万个。奥利安——奥利安~!奥利安奥利安奥利安——”他的声音有着孩子般的执拗和固执,“我不放。”他说,“我不放。奥利安。我们这样也能交谈得很不错。”他大声道,“试试看吧。”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所以连带着声音也变得欢快起来,“我们这样也可以交谈呀!”他说道,“致意塔环形桥洒行水车教堂剧院油吧——”

“你等等。”擎天柱说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叙事的三个不可或缺因素:主语,谓语,宾语。而你给我讲的故事,只有几个连在一起的含混的词……”

“我忘记了呀。奥利安。”虽说如此,但那声音一点也不悲伤,“但我知道你还记得——致意塔环形桥洒行水车教堂剧院油吧——你记得吗奥利安?奥利安奥利安奥利安??”

“我……”擎天柱犹豫着,回答道,“……实在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你忘记了?!”那声音一瞬拔高,又突然低下去,“你忘记了……”

擎天柱的火种突然有力地蒸腾一下,像是某种情绪的鼓动。他安慰道,“没事的。”领袖说,“我总能想起来的。”

“是啊是啊。”那声音的音调又欢快起来,“你怎么能忘记呢?这些事情我记了好久好久,一直都不敢忘。你怎么能忘记呢。致意塔环形桥洒行水车教堂剧院油吧——奥利安,我的小奥利安,我的小小小奥利安,我爱你!”他重复道,“我爱你!”擎天柱感到有什么在磨蹭他的天线,那动作和姿态自然而亲昵,就像是已经重复做了许多许多次。

“我……”擎天柱冷硬的火种突然变得柔软了下来,即使领袖不知道奥利安是谁,但此时此刻他轻声,轻声应道:“我也是——我也是……我爱你,我爱你——”

 

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天空云层翻涌,血色的波浪徐徐展开。从那其中闪烁着无数前人智者的辉光。

“奥利安——奥利安!!!”那声音变得狂暴无措。箍着领袖腰的力道大得使他生疼。“它来了!!”那声音哭喊道,“奥利安,我的挚爱,我的灵魂,它来了!!在我即将消亡的最后时刻它来了——我等不了了。我再也等不了这么久。我的精神将要腐朽,我的肉体也将消亡。天啊,它来过一次……它又来了……每一次……每一次它都来……”擎天柱的肩膀上埋了一个TF的脑袋,传过来的轻微的颤动和背上的湿意让领袖判断出来那家伙在哭,“……我一直在等——我等你来。可惜——!!”那声音最终喃喃道,“致意塔环形桥洒行水车教堂剧院油吧……”

擎天柱情不自禁地抬头看着那光辉,湛蓝的光学镜中点开一层淡淡的迷雾。

一切都消失在了那迷雾之中……

 

“擎天柱。”救护车犹疑着冲着领袖打了声招呼。

“有什么事吗老朋友?”擎天柱回道。

“你最近有做什么噩梦吗?”救护车问道,“我总是听见你的呜咽声。有什么伤心事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嘛。”

擎天柱看着救护车,一脸茫然。他搜索了一下自己的数据库,笃定道“没有。”

“真没有吗?”救护车再一次询问道。

“没有,从未有过。”

领袖的声音坚定而有力。

 

END


评论(15)
热度(109)
© 6052605 Morion | Powered by LOFTER